惠州有哪些植发医院

2017-12-13 05:24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广东省种植睫毛中心,额头种植头发多少钱,广州种植头发哪里好,广州市种植眉毛医院,深圳哪家医院头发种植,广州植眉需要多少钱,广州市种植眉毛机构,毛发移植效果怎么样,广州冶脱发哪家医院好,番禺区种睫毛哪里好

  原标题:男子陷传销10年!没朋友没爱情吃不饱 表达变差 家人不再让他离开

  据《燕赵晚报》报道,11月28日上午,韩某拿到了久违的户口页,此前因为“失踪”户口被当地派出所注销。这个今年27岁的小伙,因为之前离家到广东打工被骗深陷传销窝点长达十年,今年8月底,被当地公安部门解救,才逃出魔窟,之后做了两个月保安,筹足了路费才得以返乡。

  10年间,这个曾经无比熟悉的小村庄,已经变得让韩晓斌(化名)不敢认;除了因为“失踪”户口被注销;10年间,他最牵挂的奶奶,也已经卧床不起。当他终于回到家乡后,哥哥韩建发现,与社会严重脱节的韩晓斌变得更加寡言。

  如今,韩晓斌恢复了身份,而家人不会让他再离开家乡。

▲韩晓斌(化名)在家中的自拍照     受访者供图

  韩晓斌是河北保定易县人。10年前,年仅17岁的他决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希望闯荡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天下。原本,韩晓斌是与同村另一个小伙子一起去北京工作,但当时他感觉就业比较难,最终,他与另一位河北的小伙结伴坐上了火车,奔赴繁华的广东。“本以为在广东找工作挺容易,但是看了一圈也没有遇到合适的。”正在求职碰壁之际,韩晓斌偶然遇到了一个同龄小伙子,邀请他一起销售电子元件。

  获得工作机会的韩晓斌非常兴奋,他没有料到,长达十年的地狱生活就此展开。

  “‘公司’里大概40、50个人,10个左右的人负责管理,大家吃住都在一起,我刚到公司,手机就被人没收了。”半年后,韩晓斌逐渐意识到“不对劲”,“每天的工作就是让我们上街拉人加入公司,拉不到人不给钱,晚上回去还要开会上课,教我们怎么才能拉到人,而且走到哪里都有人守着。”虽然已经察觉到了“公司”的异样,但在那时,韩晓斌对“传销”这个词没有任何概念,“我没有听说过‘传销’这个词,直到我出来以后才知道。”

  被没收手机,限制人身自由,与外界彻底失联,在传销组织里的这10年韩晓斌不是没有逃跑过,“但被打怕了,不敢了。”他说。

▲韩晓斌(化名)近日在家中的自拍照     受访者供图

  在传销组织里,韩晓斌的工作是每天白天出去“拉人”加入组织,晚上回去后还要开会上课,没有休闲时间,“如果拉不到人,就不给好好吃饭,给一个馒头、一点咸菜。”

  “如果拉到了人,能给你吃什么?”

  “我不知道,因为我这10年里,基本上没有拉到过人。”韩晓斌生性内向沉默,甚至有些木讷,“业绩”很差。

  5年前,韩晓斌有过一次逃跑的经历。

  “那次,我像平时一样出去拉人,结果平时监督我的人正好和熟人聊天,分了神,我赶紧趁机逃跑。”但那一次逃跑,以失败告终,韩晓斌仅仅跑出几百米就被追上,带回了“公司”。当天晚上,管理者将所有人召集在一起,韩晓斌被两个高大的打手围在中间,打手用1米多长的粗木棍,疯狂打在韩晓斌身上,“他们一边打我,一边吓唬其他人说:‘这就是逃跑的下场’。”疯狂地殴打持续了近20分钟,“打完后,也没有人管我,我只能等伤自己慢慢好。”这一次经历,彻底打消了韩晓斌想要逃离的念头,他开始了一种机器般运转的生活。

  在传销组织里的生活,是极度压抑的,“总是来回换地方,10年里面换了7、8个地方,每一次换地方,都分批次,一次带走十多个人。”韩晓斌说,不仅“基地”不断更换,“员工”也经常“洗牌”,“员工”之间也不允许交流,像行走的机器,“我们待的地方,全是男生,即使拉来了女生,也很快被分到其他地方去。”

  这10年里,韩晓斌从来没有体会到友情是什么味道,更没有品尝过爱情的滋味。

 

  今年8月底的一天,韩晓斌像往常一样,结束了一天的“拉人”工作后,在打手的“押解”下回到“公司”。远远地,他们看到一辆警车停在“公司”门口。“那个打手立刻掉头就跑。”韩晓斌也被吓坏了,他以为自己也参与了违法活动,于是也立刻跑开了。

  后来,韩晓斌打听到,另一位“员工”上街拉人时,途中遇到一辆警车,于是奋力挣脱控制,向警方求救,警方得知消息后,立刻赶到“公司”,最终让所有“员工”重获了自由。

  逃离魔窟的韩晓斌,身无分文,他只想快点回家。于是他在一家公司应聘了一份保安的工作,两个月后,他终于存够了路费,踏上了归途。

  今年11月24日,韩晓斌回家了。

  一手带大自己的奶奶,已经倒在了病床上。“当年,他和同村小伙一起出去打工,过春节了,人家这个小伙高高兴兴回来了,但是我弟弟却不见了。”哥哥韩建回忆起弟弟10年的失踪,仍然忍不住情绪激动,“全家人不知道哭了多少次,奶奶现在已经85岁了,一次次到处托人打听弟弟的消息,身体也拖垮了。”

▲祖孙俩十年后终于相见。转自腾讯图片 图据视觉中国
▲祖孙俩的手一直舍不得松开。转自腾讯图片 图据视觉中国

  除了家乡已经发生许多变化,韩晓斌发现自己的户口也已经被注销。据《燕赵晚报》报道,由于韩晓斌长期处于无法联系状态,去年5月23日,在户口整顿过程中,派出所对其户口予以注销。回家后,韩晓斌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派出所工作人员,并立刻申请了新户口,“现在我已经拿到了新的户口,等过几天,新的身份证也能拿到了。”

  ▲回到家才发现,由于多年杳无音信,户口已经被注销。11月28日,他恢复了户籍。转自腾讯图片 图据视觉中国

  哥哥韩建发现,从传销魔窟回来后的弟弟,语言表达能力变得更差了,也时常出现恍惚的情况,长期与社会脱节的他,需要时间来慢慢恢复。

  哥哥说:“弟弟已经回家了,等他拿到新的身份证后,我们会帮他找份工作,重新开始新生活,再也不会让他离开家乡了。”

▲韩晓斌(化名)的家    受访者供图

 

责任编辑:桂强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汕头市头发种植排名

山西内陆fut植发手术多少钱

视频/ 广州种发医院哪家医院好
新晋界四级脱发植发多少钱